名医介绍----陈海戈和他的达芬奇
来源: | 作者:jiancuhui | 发布时间: 2018-04-17 | 1087 次浏览 | 分享到:

陈海戈,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膀胱肿瘤学科带头人,兼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上海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国际交流部委员,中国健康促进会泌尿外科分会委员,欧洲泌尿外科协会国际会员。

陈海戈专注于膀胱肿瘤的基础与临床研究,所带领的团队是中国膀胱癌联盟(CBCC)牵头单位之一,参与编写了2013年中国膀胱癌诊疗指南。
陈海戈擅长达芬奇机器人辅助全膀胱切除术、原位新膀胱术、扩大盆腔淋巴结扩大清扫术等。多年来致力于发展膀胱癌的综合治疗,在国内较早提出新辅助化疗与免疫治疗的理念与临床实践。

目前主持国家自然基金一项,省部级课题三项,新药临床试验两项。近年来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发表论文14篇,其中SCI论文10篇,累计影响因子超过50分。2014年作为共同参与人获得上海市科学技术二等奖一项。

陈海戈的膀胱癌治疗小组是目前国内知名的膀胱肿瘤团队,这个由7名医生组成的小组虽然平均年龄33岁,但是膀胱癌手术量名列前茅、堪称泌尿科最复杂手术的膀胱癌根治术手术量全国第一、术后并发症率和住院时间远远低于国内平均水平。
 
十年专攻膀胱癌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仁济医院泌尿科就完成了国内第一例膀胱癌全膀胱切除术。陈海戈的团队用十年的时间专注于膀胱癌,并获得了卓越成就,达到了国内治疗膀胱肿瘤领域顶尖的水平。

膀胱癌是最凶险的泌尿科肿瘤之一。近年来我国膀胱癌新发病例数增长迅速,且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患者。在膀胱癌手术中,根治性全膀胱切除加原位新膀胱术堪称泌尿科最复杂的高难度手术之一。

2015年,陈海戈首次成功在达芬奇机器人辅助下,为一位43岁男性膀胱癌患者做了的根治性全膀胱切除加原位新膀胱术。这个手术包括切除膀胱、清扫淋巴结、人造一个新膀胱。

这种手术难度极高。膀胱周围有着丰富的神经网、血管网和淋巴管网,除了切除病变的膀胱,还要清扫附近淋巴结,以切断癌细胞转移的道路,达到根治肿瘤的效果。但这些淋巴结肉眼不容易分辨,又往往都和大血管和神经伴行,必须彻底清扫盆腔淋巴结,最大限度地保留盆腔神经、同时做到不出血。

最后要用患者自身的肠道再造一个新膀胱替代原来膀胱发挥功能,从选取肠段,到裁剪、缝合、吻合输尿管、吻合尿道,步骤极其繁琐,又必须严丝合缝。这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都靠达芬奇机器人进入病人肚子上的几个小洞内操作。手术后,患者再造的膀胱发挥正常,至今患者肿瘤未见复发或转移,生活质量也非常好。

今年2月,陈主任又为一位68岁的高级别浸润性膀胱癌男性患者行膀胱癌根治手术。术前,患者看到病友腹壁上贴着的造口袋悲从中来。不切除膀胱,肿瘤将威胁生命;切除了膀胱,肚子上要贴个造口袋,生活质量严重受损。患者将自己的担忧如实告诉了陈海戈。陈海戈对病情作了全面评估后说,他将为他施行膀胱癌根治术及全腔镜下原位新膀胱术,术后不要挂造口袋,这个答复对患者来说不蒂是幸福从天而降。

手术过程中,全膀胱切除、盆腔淋巴结清扫以及全腔镜下的原位新膀胱术手术一气呵成。在重建膀胱时,陈主任瞬间变身为巧夺天工的裁缝,将肠道裁开、一针一线地缝制出一个“新膀胱”,将它与双侧输尿管和尿道依次吻合,再恢复原先肠道的完整性,整个手术出血量极少。经过精心的术后护理和新膀胱训练,患者未出现并发症,经过影像尿动力学评估,其新膀胱功能良好。当术后第一次看着自己尿道排出的尿流,患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不已,犹如干渴的人见到一股清泉!

要把手术做得精致,医生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劳动。陈海戈说,近年来,全膀胱切除术逐渐进入微创时代,特别是这些年仁济医院泌尿科在开展达芬奇机器人辅助手术后,膀胱癌手术更加精细,明显降低了术中出血量,以及术后各种并发症的发生,团队已经做到手术并发症的发生率均低于国内外的平均水平。

陈海戈以身作则,其团队也把几乎所有的时间、精力都花在膀胱癌诊治的研究上。除了门诊、手术外,团队还活跃在国内和国际专业会议、论坛上,向国内外的同行介绍自己的经验。

这是陈海戈的职业精神,也是他的“工匠精神”,它是职业道德、职业能力、职业品质的体现,是一名外科医生的职业价值取向和行为表现,他敬业、精益、专注、创新,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这个产品就是每一次手术的成功。


细节决定手术质量

陈海戈对细节有很高要求,追求完美和极致,对精品有着执着的坚持和追求,把品质从0提高到1,其利虽微,却长久造福于世。

生于70年代的陈海戈如今已是膀胱癌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2013年,陈海戈到比利时鲁汶大学进修,师从国际著名泌尿外科专家Van Poppel教授,学习膀胱癌根治术。国外同行在手术中的“细节决定成败”理念使陈海戈有很大的触动。

陈海戈说,手术中做尿流改道时,缝线的选择、缝线的编制方法和吸收时间对手术的成败影响极大,单股线可以减少术后结石形成和感染的可能,而吸收时间稍长一些的缝线则可以等待吻合口长得更牢靠一些。吻合方式也大有讲究,无论是用肠道构建的输出道还是新膀胱,都需要和输尿管进行吻合,让尿液顺利下行,而该吻合口最易出现渗漏或是狭窄。经过长期的对比和研究,陈海戈医生发现,用间断缝合相比连续缝合,其术后出现吻合口漏或是狭窄的情况显著减少,这小细节的改善大大降低了术后的并发症率。

上面的两个例子只是众多细节中比较容易理解的两个,这些貌似无足轻重的细节,实际上对于手术后避免感染、患者的生活质量至关重要。回国后,陈海戈把技术改进和对细节的执着追求用到了治疗和手术中,大大提高了手术质量。

陈海戈与患者的交流和沟通也得到患者的认可。十年前他开始在医疗咨询网络平台上接受患者咨询,利用下班后或者手术中间休息的时间,用手机回答患者问题,于是患者咨询量迅速增加。陈海戈坚持亲自答复患者的提问,不让他人替代。他说,咨询病人中一部分病人最终会来看他的门诊,医生对患者病情是否熟悉,患者立即就能发现,这是医患之间的达成信任的第一步。这个咨询平台显示其中一位病人的咨询记录,患者提问100多条,陈海戈回答了300条。。”
 
给病人合适的治疗

2016年,上海全市的膀胱恶性肿瘤手术总量是 4000 余例,其中仁济医院膀胱肿瘤组完成的手术占1/4左右。不仅手术数量多,陈海戈团队的均次费用和均次药费在全市最低,患者平均住院日和术前等待时间全市最短。这些数据,不仅说明团队的技术水平,也说明这个团队重视为患者提供合适的治疗。

陈海戈医生的团队不但是国内最早倡导开展肌层浸润性膀胱癌新辅助化疗的单位之一,同时也积累了目前国内最多的新辅助化疗联合根治性全膀胱切除的病例。专业组成员还参与编写了2013年中国膀胱癌诊疗指南,该指南为业内膀胱癌诊疗的专业规范。

目前,这个团队每年的膀胱肿瘤专病门诊约接诊膀胱癌患者5000余人次,每年开展各类膀胱癌手术量约1200余台,其中膀胱癌根治术接近200余台,年门诊量及手术量均在全国名列前茅。


陈海戈在操作达芬奇机器人


陈海戈在手术中


陈海戈在做学术报告
上一篇: